探索

靳断警惕的回视,与兰诺四目相对,眼眸一闪,沉寂了下去。

“什么?”雷炎尊者,天眼等人看到甲壳出现那一瞬间,脸色剧变。兴奋过后,明珠就为面前这些东西的去处感到焦虑,家里总共有点什么额娘全都知道,贸然多出来只会让她更加不安。

晚餐用的很顺利,艾艾也被烨磊送了回去。

“如果孩子的父亲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你能原谅他吗”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五指捏握成拳,他凝视着她的眼神变得陌生。

维克多从大楼出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了有过几面之缘的西科斯基公司销售经理塔斯曼,这位之前嘲讽过自己是劣等军火商人的高傲犹太佬没想到也有神情沮丧的一天。高天心死死盯住那带着金光的双眼,喃喃着:“感觉这只比雪雕女的气势差了些。

”是大师兄错觉吧,我翻个身,沉沉睡去,夜渐深沉,篝火闪烁第二天,我和大师兄收拾了下东西,向林子深处进发,其实我们来这的目的很简单,大师兄是为了找上古神兽并修炼武艺,而我呢,自然是为了草药,顺便实际运用下修习的逃跑术估计在这里要用的机会多的是,我可不敢妄想能降伏上古神兽,我连一般的珍兽都没降伏过哪越往里走,林子里越静,静的连鸟叫声都没有,我和大师兄行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我们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周围,危险就潜伏在附近,连我都有感觉了我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打量周围,注意脚下突变忽起斜里冲出一只珍兽,直扑大师兄,我定睛一看,天哪竟然是饕餮这种珍兽就算在上古神兽里也是排名第一的凶猛没想到,我们一开始就对上这样的危险大师兄抽出剑,应付饕餮的攻击,口中还念念有词,看来是打算施展咒法降伏它,我退到一边,不让大师兄还要分心照顾我,但是,我光顾着注意大师兄和饕餮的打斗了,完全没注意到自身的危险直到我被一双锋利的爪子叼起,脚离地的时候才惊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大师兄被饕餮缠住,根本无法分身来帮我,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第二十九章小乖我被那只大鸟抓着,在空中晃晃荡荡,怕被它抓去吃掉,可又偏不敢挣扎,怕掉下去摔死左右为难间,远远的看见一座小山,这只大鸟方向似乎也是那,完了,完了鸟巢要到了,要被吃掉了我知道这些珍兽是能听的懂人话的,只能搏一搏了,于是,厚着脸皮哀求道:”这位不知是鸟大哥还是鸟大姐,拜托你放了我好不好你看我这么瘦一点也不好吃的,真的不好吃的”奈何,我磨破了嘴皮,它还是鸟都不鸟我眼见的目的地越来越近,我心如死灰,这下是彻底完蛋了我闭上眼睛等着命运降临的一刻”砰”地一声,我重重摔在地上,呜骨头要散架了这头臭鸟,死还不让我死轻松点我猛地睁开眼睛,反正要死了,干脆骂个痛快好了我正要开口骂人,不是骂鸟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只鸟落在地上,身体就开始变化起来,从脚到头,一会工夫,我眼前立的竟就是个红衣红发、金色眸子的男人,他一脸厌烦的看着我,对着我身后说:”这小子烦死了一路上什么鸟大哥、鸟大姐的乱叫我可是高贵的凤凰也还叫我别吃他,我干吗要吃他啊看起来就很难吃的样子喂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啊”我松了口气,立时又觉不对,听他的口气,难道还有我飞快地转头去看,果然,果然,而且不是一只,是一群呀其中一只还举着个勺子,恶狠狠地朝我龇牙咧嘴不会吧难道要把我煮了才算比较好吃天哪我做了什么坏事啊突然,一张皱巴巴的丑脸忽地凑到我眼前,经此一吓,我本就超负荷的心脏猛地一跳,然后,我,很没种的,晕了呜好冰呀我一下子睁开眼睛,猛地坐起,立刻感觉自己浑身都湿透了,冷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谁谁那么缺德大冷天的浇我冷水我怒火中烧,破口大骂:”谁哪个王八蛋浇我冷水”一个戏谑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还挺有精神的嘛这会子胆子倒挺大就是不知道刚才是谁被吓晕过去了”听到这个声音,我才猛然记起自己的处境,我被抓了我哆哆嗦嗦地抬头看去,一个穿着深蓝色衣裤,却一头白发,哦,是银发,大约**岁的小屁孩,手拿一个木桶,冲我奸笑着,看来浇我水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了我那个怒呀顿时就把害怕丢爪哇国去了珍兽就算了,反正我打不过,你一小孩也敢欺负我趁着周围没别的人,呃,兽我一蹦三尺高,一把抓起那个小孩,挥手就朝他的屁股招呼过去,那小孩那肯乖乖让我打,抱住我的手,一口咬下去,我那个痛...呀连忙撒手,先查看伤口,呜,都见血了不管了,今天我非打到他不可要不怎么对得起自己于是,一个要打,一个不让,两人顿时扭打到一块,场面那个混乱啊最后,终于以我逮住他,在屁股上大力打了两下而胜利告终旁边,骆驼摇摇小手帕,不屑地说:”没用的小紫,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小孩了,还胜利呢”小紫恶狠狠地瞪过来,”你还敢说还不都你安排的”,刀光闪烁骆驼立刻没了声音,乖乖躲到角落里,面壁画圈圈那小孩被我打了,不怒反笑,说:”前一下,看你那没种的样子,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现在看来,还是以前的你呀”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可不记得有见过他,难道这小孩脑筋坏掉了我同情的看着他,早知道就不打了,人家本来就够可怜的了,看到我的眼神,那小孩不爽的说:”你那是什么眼神啊不要告诉我你全都不记得了”我确实是不知道啊难道是玉清那小子认识的人可是他也不像是敢到迷雾森林里的人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一时摸不着头绪,只好跟那小孩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你们两个在瞪什么呀”一声问话打破了僵局,我循声望去,是抓我来的那只臭鸟我霎时又找回了恐惧的感觉,连忙后退几步,戒备的看着他,那红发男子挑挑眉毛,开口道:”你不必这么紧张,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们只不过是在找人,如果你是,当然最好,如果不是,我们也会放了你的。。

返回列表